別說香港青年人不應有恨


近年來香港社會被大眾傳媒形容為充滿怨氣,主因為香港政府無能解決社會上的「深層次」矛盾。所謂深層次矛盾主要為樓、地價偏高,四大產業「食老本」,貧富懸殊等。更甚,香港的競爭力逐漸被努力跟世界接軌的東南亞和內地一、二線城市而蠶食。

我為一個90後,對社會有怨氣。但並不同意傳媒肆意為青年人的怨氣定調,乘機抽水攻擊政敵。我認為香港社會出現矛盾主因是缺乏青年的聲音,大保份的青年人並無選票。大部份政黨寧可去鬥派生果,粵曲活動,強力為「基層」爭取福利都不會主動接觸青年。只見有人因反高鐵,反政改才發現青年加上網絡的強大動員力趁機去主打「為青年人服務」、「民主社會」來利用,以對付社會不公義的浪漫情操作糖衣包裝,但對真正需要解決的問題就不見得有甚麼真知灼見,可見民主真的能解決全部問題。

有一些社會人士,指青年人非常幸福,不應自覺社會欠了他們。然後驕傲地帶現今青年看自己成長的年代,甚麼放學後要到工廠打工,工作10多小時才能休息等等,比比皆是。殊不知自己年代出身的朋友,在社會上中高層佔有很多席位。五、六十歲但仍退休無期,對年輕人的新見解諸多挑剔和限制。我只見有人沉醉於自己的幻想當中,以為香港仍在輕工業昌盛,肯做肯搏就能糊口的六、七十年代。

終歸到底,我認為香港青年人的怨氣來自社會的寞視。好像教育,多年來大慨只有18%適齡青年可以晉身大學學府。達最低收生要求但因學額未能入讀每年逾萬,只管將學生拋去近無人承認的副學仕。如經濟環境不許可申請貸款繳學費竟要收取利息,我不求政府全面保貼。但妳年收入達千億,何必收取學生有限的利息呢?更甚,興建新校舍但設計遠高於實用價值,令人髮指。我不禁問:難道妳不是故意令到青年人憤怒嗎?

延伸閱讀:  新學制下的入大學要求(一)

About these ads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Editorial and tagged , , , , , , , , , ,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